记一次无人机飞行

发布于 2019-12-14  9 次阅读 本文共735个字


下午,灰,有点厚,风,有点冷。

我在中苑操场上飞无人机,一位刚跑完步的老头走到我身边。看上去精神矍铄,但眼里总透着些沧桑。

他问了下我这架无人机的续航时间和价格,我按部就班地回答,自以为每个对无人机不太了解的人都会问这些问题。

他站在我身边看了很久,我也就这么飞了很久。

终于,飞机没电了。我将飞机停在稍微高一点的地方,然后用手抓住了它——飞机平稳降落了。

他可能以为我要走了,于是再一次想跟我聊聊。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,于是就陪他边走边聊……

老头说,他曾经是一位航拍工程师。那时候的航拍条件十分艰苦。从定制载人飞行器(类似于现在的热气球),到机载稳定平台的搭建,所有的设备都要自己做。航拍时,因为飞行器十分笨重,低空飞行有危险,所以飞行器必须飞到五百米左右的高空,航拍师就趴在底板上,架着稳定器上的相机往下拍,但稍不留神就可能机毁人亡。有时突然变阴,雾蒙蒙的,拍不清楚,钱只好白交了。

当然,在直升机普及后,有钱人家会选择租直升机。相比于人造简易飞行器,这当然提高了稳定性和安全性。但无论是哪种方法,一次航拍动辄几百万,代价太高,一般人家根本拍不起。

老头叹了口气,继续说:现在有了无人机不仅更加方便,拍照效果也更好,更重要的是,现在人人都拍得起了。只可惜现在再也不需要人亲自从上往下拍了,也不会再有像我这样的职业了。

老头不说话了,朝我的另一个方向走去。我停下脚步,看着他走远。

科技的发展,彻底改变了生活的方方面面。谁又还记得,曾经有一位航拍师,在危险的高空,为人们定格一个个美好瞬间。

我回到停机坪前,为无人机换上了一块电池,打杆,起飞。高清图传通过无线信号显示在我的手机上。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,右手食指按下,一张照片即成。

如流水般的简单操作,我却不知这曾是多少代航拍人的一生所求……


风吟如语 樱辉坂道